只为吻你而低头

禾中火

树冠捧高月华 朦朦胧勾出萧瑟
夜行人 与睡意争夺躯体 恍惚间
寒鸦在另一时空叫唤着
万千美丽之下 皆是狼藉
.
白日里清醒的 多为不合时宜
自得或悲观 俗事与旧情
浮云淌在街上 双眼便已满载
又如何破开红尘 攫住虚无
.
但虚无构建了我 数与数据
人格堪堪及格 超过全国11%
天光下不宜寻路 路牌不可信
唯暗夜 对错胶着 无中才生有
.
2018.9.24

看合集ball ball倒序看!

黑历史为何在前面
我就是想演咸鱼励志史(?)

一个月都写不出一句来了(哭

『Self-Objectification』目色
.
曲:天河
词:昼颜
.
灯影斑斓 编上瞳孔与发尾
空气紧束着腰围
她可 可在目光下安睡
.
大世界铺做陈列架下灯辉
T台上万众追随
她愿 与声色一同下坠
.
商场镜像界 瘦骨最是矜贵
大牌或小牌 粉饰
这平凡身躯 估价可多些数位
.
生于错误年代 尘埃亦可出彩
在赤裸目光下盛开
.

晚上和初中闺密们聚会,话题绕来绕去钱与色,我真的太恨fat shame了……这个世界到底对姑娘做了什么(一个超级瘦的还说自己胖),想起取了名字还没写完的《目色》(……)灵感来源生活……
想念大猪蹄子(

笃(HB2:竹竹)

空间搬运↓
又到了一年好几度的生日驱动产出环节,本次生日的选手是陈哥,趁机调戏,撩完就跑,不爱我就拉倒(?)
.

.
早早学会的技能 将问候顺拇指
与未短斤少两的赤诚 淌下 淌入
九宫格、方块字 再是一段未知
.
疾速奔驰在电波间的 丝丝缕缕
悲或焦 渴求或欢喜 紧缠着笔划
年岁长 于液晶屏里再造我——
如高斯模糊后 擦出衬着星辉的瞳
(言语剥离躯体 孪生亦是重生)
.
我可以是阿宅 快乐水 游戏机
夹心软糖 牛轧糖 或者巧克力
玻璃纸囫囵滚过 将灵魂扎紧
隔断俗事 隔断每一程的印记
.
我在茫茫然中寻一束张口的花
把满心满心未编入情绪的编码
输入土下 偶尔借些雨 借些氤氲
——请就着这刻沉醉  吻开我的梦
吻散玻璃纸 吻破我...

废稿2

便是人间好时节

【春】
浓芳 小艳 百花时节
流莺穿堤 柳花娇软
携袖处 双双莲步乱
醉去些春意自酣

【夏】
湖亭 纨扇 遥对远山
夜来灯下 莲叶团团
小荷羞将尖儿探
蜻蜓飞上罗衫

【总】
飞花拈来 与春光同簪
移步间 暑气伏小扇
执手与阿姊 玲珑笑语落湖山
四时景遍个转

【总】
偷把秀风呵上她眉弯
绿荫里 飞红靥上攀
袖外风光满 拢来献作一刹欢
红尘里相伴

间奏

【秋】
斜晖脉脉 懒顾柳岸
月移中天 清辉正满
【冬】
长堤隐 小山与天白
霜风吹鬓寒

【总】
秋月浸水 波间尽散
再回首 鸦鸟绝空山
执手与阿姊 但有笑语落湖山
四时景遍个转

【总】
偷把秀风呵上她眉弯
绿荫里 飞红靥上攀
袖外风光满 拢来献作一刹欢
红尘里相伴

废稿1

便是人间好时节
【春】
锦衣 莲步 误入春丛
天高水低 云淡花浓
晴光里 梨白映桃红
流莺穿枝戏春风

【夏】
湖亭 纨扇 遥对远山
夜来灯下 莲叶团团
小荷羞将尖儿探
蜻蜓飞上罗衫

【总】
足下将人间遍个儿转
小暑过 又偷踩薄寒
野鸭拨微澜 天光云影波间散
窃些来 共与簪

【总】
抬眼去 四时景挨个儿换
长袖里 风絮白露满
飞红靥上攀 年少携手游湖山
把岁尘笑看

间奏

【秋】
小舟摇金 流云弄晚
和风吹岸 秋月正满
【冬】
长堤隐 小山与天白
霜风吹鬓寒

【总】
足下将人间遍个儿转
小暑过 又偷踩薄寒
野鸭拨微澜 天光云影波间散
窃些来 共与簪

【总】
抬眼去 四时景挨个儿换
长袖里 风絮白露满
飞红靥上攀 年少携手游湖山
把岁尘笑看

所以说自己拙笔从来不是说笑的(﹁"﹁)字面意义上的拙,灵气是不可能有的,这玩意跟天生似的……技巧也摸索过一些,但多用了自己都嫌烦。写古风没文化,写现代又没脑洞。诗很久没写过结构完整的了,要是提前构思好结构就会被束缚的浑身难受。

曾经还比较擅长瞎用字,一个普通动词的一百种用法,后来改邪归正想朴素点来,摸索港乐的风格,可惜粤语也不太好,写出来味儿能有一点,但还是不够“天然去雕饰”,肥谦轻飘飘一句“期望你老了不须自己过”我被暴击了好久好久。我真的写不出来,只会又是借物喻人又是瞎鸡巴幻想,就感觉是往词上沉沉得压着些东西。

什么风格都写过,至今没有最擅长的。靠灵感产出,没灵感就靠ddl产出...

Kuri_久里:

前段时间印度驻纽约领事馆会举办纪念泰戈尔诞辰157周年的活动,我的毕设《飞鸟集》作为活动的一部分在领事馆展出~算是自己的一个小展~从小就很喜欢泰戈尔的诗,没想到有一天能参加这么正式的活动。可惜我去的时候已经是小晚会环节,没能照展出时的样子有点可惜…第一次上电视采访没想到居然是印度的电视台哈哈哈还看了一晚上印度歌舞和印度语的剧。正好今年画的这几张绿色调的图一直没有做出放出全图,现在放一下~

【影评】虚实交错(《Blow-up》)

想看这部电影是昨天在看张志扬的杂文(他写的非常好!搞哲学的人就是不一样),第一篇主题是“视觉”,里面举了这个电影的例子。我就偷了这个切入点,谈谈我的想法。


这部电影的完成度至少从叙事的线上,是不完整的。扮演情人最后早早领了便当的演员提到,因为剧组内的矛盾,电影根本没有拍完:“妻子与情人约会,而丈夫杀了情人”,这一整段故事都没有拍摄。然而从“视觉”这一个概念的表现来看,他又是完整的。


影片线索,我以为主要的是对真实世界信仰的崩塌。


第一次崩塌是故事中,摄影师对朋友说,他拍了张静谧的照片。而事实上,在无数次放大照片以后,他发现了一把枪,这非但与

1 / 1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