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炉重造

上半夜

——来自以为认真就能写好的天真客户端
的(伪)初稿

.
斜阳慷慨 泱泱倾泻而下
颓红爬过山尖 暂栖叶脉
敲钟人踩着大地的脉搏声
是这盛大舞会中的平凡人
.
她喘息渺小 与每一步的美景
萍水相逢 但天色近乎永恒
遥远都市将公民排进阶梯
这刻的北纬三十 众生平等
.
在晦明难分的时刻写诗
将追吻霞光的夜注入墨囊
诗人渴求永恒 便顿挫有力
诗句沉重 从心尖落下
.
即将入夜 暮色在书页边结霜
翻页 即毁去永恒 神明好两难
无意识的神秘仪式 打灯 仰头
霞色刺目 墨块重重叠叠
.
在《色盲进阶测试图集》里
也许 这图景我原是见过的
我放声念 洋洋得意 这混乱里
不过写着“我也在仰望着你”
.
End
2017.12.11

创灵:
端发邮件,大概是说艺术什么时候成了树洞。
构思了一个晚上,我想写进很多很多东西,想写社会版荒谬的新闻,想写理想与现实,想写进看过的风景。
我甚至一本正经构思了诗歌存在的场景,从6点到12点,堪堪写出100来个字。
成品与构思几乎没有任何关系。
对树洞这一言论,心生一些小感慨。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