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炉重造

夜前

今天偶然看见一首诗,极富才华,然后看了看自己的《上半夜》,觉得自己浅薄无能……
写了一首小小的诗。
.
无能
.
岁月里勉力睁眼
得益于玻璃体混浊
黑暗里捉光
.
不停蹄找寻新信仰
声名远扬的欺诈者或
执己见的雄辩家
.
一生是幅拼贴画
.
2017.12.14


然后就开始写下面的……把之前那首的思路顺了顺,写完感受到由衷的通体舒畅。虽然还是不如那首今日见到的诗,但至少流畅了()
——
颓红爬过山尖了 未起雾的暮
步在渐隐去的行径 她喘息渺小
群山总在日落时无节制进食
慷慨无报
(——一点给斜阳的忠告)
.
应当看出一点暗示 神秘人
在某个尘封时刻密谋舞会
也许是无灯的远古 为身躯
存在立名
.
名额有限 生灵揣测神明
都市着灯 撑起永昼的传闻
敲钟人踩紧大地脉搏声
而诗人愚笨——
.
黑市购买的墨水包七日退换
据称明黄至赭红的多种款式
精选七地斜阳十道工序自制
假一赔十
.
机动车奔走在冷硬血脉
以六元低价传递天价产品
诗人满意 便择晦明时刻写诗
诗句沉重 从心尖落下
.
全线溃败
.
捧着书的世人眼见暮色结霜
蜿蜒在纸纹、书页 泱泱
墨块重叠 自成色盲测试图集
“企图”、“徒劳” 歪歪斜斜
不明意义
.
End
2017.12.14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