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炉重造

忽逢雨
-
[原曲] 名もなき丘 
[填词]昼颜
-
玉壶余酒不须多,
乞云三赊落魄我。
一去崇岳八千里,
淋漓醉翻旧关河。
-
无论此,
风月楼、小渡口、川外柳、
青袍白袖、鬓与霜雪否,
入天地一瓮,大宴几时休?
——
醉眼分剪两山河,
眉下星辉黑云并。
探手天汉取不得。
忽而大梦忽而醒。
-
掬手饮、就云罍、
破瓷碗、犀角杯,
天酒色同,然酒器不同,
异壶浇异心,对座难对饮。
——
勾指一撮小春色,
囚我壶底山川中。
人间好雨何以避,
凭我寥寥一寂壶,
载此生,大喜并大恸。
-
其实大意是,褪去所有浮表的东西,所有人都淋一场雨,公平至极,但其实所有人也是独自在淋自己的雨。我身在雨里,其实雨于我,不过身外之物。我身在天地一瓮,和万人同饮同种“酒”,然“对座难对饮”,况我独饮。所以有“大喜并大恸”。
我挺努力要表达些东西,试图和别的同主题的词不太一样。酒这个好东西真得要被写烂了好嘛,“检点旧书册,已入古人歌。”并瓦说的妙极了。 我这个词汇储备量极低的人,怎么写都仿佛在抄袭。我想以后大概要努力做一只特立独行的猪了((((

评论(2)
热度(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