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炉重造


-
瘦弱之花折断动脉
血液盲目喷涌
聚流 淌过滩涂
十字架状拥抱大地
血色救赎
-
黄昏里大雁倒啄晚风
第三片落下的花瓣
解读无意义征兆
所有风向直指东南
-
血液奔向蛾摩拉
路遇的归家的牧羊人
指尖还粘着羊毛
他悄悄发问
「六月死海会枯竭吗」
-
潘多拉之盒开启数万年
洪水滔天 生灵未绝
罪愆随一座城消失不失传
最完美铜匠打的枷锁
也无法阻止他们蔓延
-
若死海在最温暖时枯竭
何处藏下那些恶毒的双眼
嫉恨将他们躯干
撑起 坠落
良知是一拳盐粒
也许蜷缩在动脉壁
-
他们血管灌着
六月死海腥咸的风
燥热在赤裸骨架上流连
谁愿一眼将他们看到底
-
不远万里的花
不远万里
它会填补孤魂的心魄
张弛间将血液泵进血管
-
「若想得到宽恕
必先证明有罪」
重生是上帝的宽恕
因他们生在这里
生便是过错之源
-
或「宽恕是自我谅解」
那一拳盐粒化成眼泪
他们对颓废之城忏悔
「我生本无罪」
嫉恨会被飞鸟抽出躯干
他们将浮在枯竭的死海
-
我看见星球没落
而微末却越发璀璨
-

评论
热度(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