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吻你而低头

所以说自己拙笔从来不是说笑的(﹁"﹁)字面意义上的拙,灵气是不可能有的,这玩意跟天生似的……技巧也摸索过一些,但多用了自己都嫌烦。写古风没文化,写现代又没脑洞。诗很久没写过结构完整的了,要是提前构思好结构就会被束缚的浑身难受。

曾经还比较擅长瞎用字,一个普通动词的一百种用法,后来改邪归正想朴素点来,摸索港乐的风格,可惜粤语也不太好,写出来味儿能有一点,但还是不够“天然去雕饰”,肥谦轻飘飘一句“期望你老了不须自己过”我被暴击了好久好久。我真的写不出来,只会又是借物喻人又是瞎鸡巴幻想,就感觉是往词上沉沉得压着些东西。

什么风格都写过,至今没有最擅长的。靠灵感产出,没灵感就靠ddl产出……就应当认了没有才华这个设定,干脆转行做乖巧的咸鱼吧(喂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