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吻你而低头

一场非典型BO旷世绝恋(1)

赞美!!!!这个设定!!!太可爱了!!

北极虾爱吃豌豆黄儿:

全息网游paro+abo,应该是个校园青春偶像剧(?)


似乎是BO,其实是双A……


灵感和部分设定来自虫爹的网近,进行了大规模魔改,就bug很多,但主要是为了爽,大家不要在意。


可能随时会坑。就做好心理准备吧。




(1)


 


“垃圾游戏。”黄少天从药品店出来,发出了对这款游戏的第八十次咒骂。


“黄少,你每次来药店都要骂一次。”站在他身边的守护天使灵魂语者提醒道。


“你不骂是因为你不是个Omega!!!!”黄少天发出一声怒吼。


黄少天是个Omega,准确来说,应该是夜雨声烦是个Omega,而黄少天本人是个实打实的Alpha。这件事说来话长。


由于全息技术的普及,万众瞩目的全息网游也终于进入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中,“荣耀”就是其中的先行者。这款全息游戏主打超真实的感官体验,这个世界就像是另一个真实的世界,只不过在这里你可以选择自己的职业、长相甚至是性别,体验完全不同的人生。


黄少天是个网瘾少年,同时也是个游戏高手。几个月前,黄少天因为之前游戏的好友的安利入了荣耀的坑。职业选的是他最熟悉的剑客,外形什么的是直接扫描的本人,没做什么修改,除了调高了一点自己的身高数据。


可是到了最后一步,坑爹的来了。他不知道游戏公司和策划的是怎么想的,明明是选择第二性别的界面,却莫名其妙地放了三套衣服,当黄少天美滋滋地选了那个他最喜欢的蓝白盔甲穿上以后,系统提示“您已成功选择性别Omega”。


黄少天愣了三秒,终于看到放蓝色铠甲的那个架子上小小的铭牌——“Omega”。


“靠啊!!!!”黄少天立马想要删号重练,“还有凭什么Alpha的衣服那么丑啊!!!”


可是由于目前技术原因,如此庞大的网游世界需要的极大承载能力尚不算稳定,官方为了提供更高质量的服务同时也避免系统崩盘的风险,决定限量发放账号,也就是一人只能绑定一个账号,而角色一旦创建不可修改和删除。而黄少天也不想因为一个小小的性别原因,错过了体验全息网游的机会。


其实荣耀的游戏体验还是不错的,职业平衡、打斗设计还有游戏场景等等都设计得不错,像黄少天这种游戏高手、人民币玩家还外加一点格斗经验的更是平步青云。


除了他选择的这个性别,实在是让他时常不知所措。


黄少天并不是什么性别歧视,只是做了近二十年的Alpha糙汉,这一下性别转换实在是让他转不过弯儿来。更别说,Omega在游戏里就像个稀有物种一样,走哪哪儿都有人撩。


“那边的剑客小弟弟,需要哥哥带你吗?”当夜雨声烦还是个刚出江湖的小剑客的时候,几乎所有的Alpha碰到他都会来上这么一句。


最开始的时候,黄少天还会澄清一句:“我是Alpha。”


不过这句通常都不会被人放在心上,毕竟这事儿根本不符合常理。即使当代社会ABO三种性别的地位已经趋于平衡,但在荣耀世界里,Alpha的比例还是比现实生活中大得多,不光本身是Alpha的人会选择这个性别,不少Beta和Omega也想要体验这种“天之骄子”的感觉。不过,Alpha群体中的竞争也是最大的。如果你的性别是A,而技术还一塌糊涂,那就等着被喷吧。


所以也有不少人干脆选择了最中庸的Beta,没有乱七八糟的那些事儿,回归最原始的游戏乐趣。当然,Omega不是没有人选,毕竟性别使然,让Omega几乎到哪儿都能获得特殊照顾,特别是萌妹Omega。不过由于荣耀的超拟真设定,Omega连发情期的设定都沿袭了下来,虽然能用抑制剂很快解决这个Debuff的状态,但还是吓退了不少玩家,更别说一个Alpha选择Omega的概率能低到什么程度,反倒是Omega为了防止骚扰强行装A的有不少。


“别开玩笑了!可爱的O都是这么说的。”这是黄少天通常得到的回答。


“滚蛋。”


一般人自讨没趣后也就会走了,但是难免会有些猥琐的玩家,这才让黄少天发现了这个游戏里又一个坑爹设定。为了防止游戏中的性骚扰性侵犯的行为,游戏公司开发了相关的保护系统,其中以Omega角色的系统最为变态,在非PK状态下,一旦有人的身体进入Omega身体某些部位的规定距离内,系统就会自动报警。


“某某某想要摸你一下,是否同意?”


于是本来就被烦得不行的黄少天被这条警告彻底惹怒,直接下了杀手。


从此以后,黄少天对于任何触发这条警报的玩家都毫不手软,遇神杀神遇鬼杀鬼。由此结下不少仇家,也因此声名鹊起,人送称号“剑圣”“妖刀”“O中花木兰”。


对于最后一个称号黄少天义愤填膺,相当不满,他不知道多少次申明过自己是铁血Alpha,不过就是没人信。甚至,谁能征服Omega大佬夜雨声烦已经成为了荣耀世界频道里津津乐道的一件事。


 


灵魂语者本名徐景熙,是黄少天的高中学弟大学校友,在老游戏里就是固定队的成员,也是安利黄少天来玩荣耀的人。不过他的铁血Alpha学长因为选错了性别,强行把锅全部扣在他的头上,然后灵魂语者就成了夜雨声烦的绑定奶妈,成了所谓“杀人魔”的帮凶。


对此徐景熙真的有苦说不出,黄少天虽然技术好装备精,但他的风格是完全不管奶的死活。他庆幸还好灵魂语者还是个守护天使,尚有一点自保的能力,战斧砍人还是比十字架好用。


不过其实这都是小意思,最难受的是和黄少天组队就要忍受他全天候的音波攻击,特别是当这位“Omega”快碰上发情期的时候。


“你说一个游戏搞这种设定有个毛的意思啊?抑制剂不要钱的吗??”黄少天的不满这几个月都没有减少过,“加上这种设定就有一种成人游戏线上激斗的猥琐感。”


“反正又没人近得了你的身……”徐景熙默默吐槽。


“你在嘀咕什么呢?”黄少天转头看他,“走快点,今天的副本还没下呢。”


“黄少,你真不打算找几个队友吗?”徐景熙问道,说实话原来在别的游戏里,他们有工会有固定队,要受折磨大家一起受,总比现在他们这样孤家寡人跟着独行侠的好。


“你是说那些菜鸡吗?”黄少天嗤之以鼻,“说是Alpha,反应能力一塌糊涂,判断力是喂了狗吗!连个技能组合都不知道,白瞎了他们天生的敏捷和力量。一天到晚除了骚扰O还会干嘛,垃圾。”


“也有不是这样的吧……而且你也没必要都杀了啊。”徐景熙说,立马收获了黄少天的一个白眼。


“烦死了,鬼知道他们是想干什么?你都不知道那些系统提示蹦出来一条接一条有多烦,还问我同不同意,尼玛我当然不同意啊,有人会同意吗???”黄少天抱怨道。


“比如……谈恋爱的?”


“靠,谁他妈要用Omega的身份谈恋爱啊,我是纯正的直A好吗?!”


黄少天这厢话音刚落,一声熟悉的系统音打破了这片宁静。


“索克萨尔想要摸你一把,是否同意?”


“靠。”


 


对方不同意并且击杀了你。


喻文州如同鬼魂一般漂浮在空中,看着自己的死尸被人踩在脚下,叹了一口气。


他才刚刚建号没多久,第一次玩全息网游的他连这个游戏本身是什么样都没摸清楚,就被人残忍地杀害了。刚刚击杀他的人是个剑客,级别比他高不少,装备也挺精良,也不知道他的敏捷和力量堆了多少,手拿一把光剑速度快得他都看不清,在他反应过来之前,自己就变成了一只漂浮的鬼魂。


喻文州委屈,他什么都没做,也什么都不想做。他刚刚去药行做任务,看到这位剑客小哥恰巧遗落了自己的一袋药,他好心的追出来想要还给他,却没想到他沉迷于和旁边人的对话,没有听见喻文州的呼唤。然后他伸手想要叫住他,却没想到对方直接反手一剑就刺穿了他的胸膛。


术士本来就是脆皮职业,他的等级又低,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这人是有毛病吧?”他听到那位夜雨声烦说,“这么一个低级小号也想占我便宜?我靠,还是个Beta?现在这年头连Beta都这么丧心病狂了吗?”


喻文州飘在空中欲哭无泪,敢情这位是把他当成性骚扰的了?


喻文州本人是个Alpha,不过进入游戏的时候,他做了一些功课,明白无论是Alpha还是Omega各有各的难混,反倒是中庸的Beta比较能让他多体验一点平实的游戏乐趣,而且他本人也确实厌倦了应付AO关系的那点事,所以果断把自己设定成了Beta。


此时此刻,喻文州很想抓着这位Omega朋友的衣领说,“即使作为Alpha,我也不会随便性骚扰别人的。”


不过如今他是鬼魂,而且他还不知道能回城的方法,只能看着这两人对他的尸体品头论足。


“黄少,他手上拿的是不是你的药啊?”他身边的守护天使说。


夜雨声烦凑近了看,“我靠,真的是,他偷东西?!”


“怎么可能,他根本碰不到你的腰包。”


“那他该不会是……想要还我东西吧?”黄少天有些窘迫地挠了挠头。


“恐怕是的。”徐景熙点了点头。


看这位死尸先生,等级可以说是低,装备也没什么新奇,不过一张脸却是可以用漂亮得惨绝人寰来形容。黄少天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在游戏里都难得见到这么精致的脸,而且搭配上他的一头长长的银发,颇有一番高贵冷艳的感觉。


“靠啊,一个男人居然花费这么长时间捏脸吗?太心机了吧?!”黄少天感慨道。


喻文州有话说不出。他真的没有捏脸。


其实荣耀里关于外形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扫描玩家自己的外形,另一种则是系统随机一张脸,这两种模式最后都可以由玩家来进行最后的调整,也就是俗称“美颜”。大部分玩家都选的是扫描自己的脸再做些调整,当然也有少部分玩家会选择系统脸。因为是全息网游,所有系统脸的人都长一个样子实在是太可怕了,所以荣耀的系统脸库也十分丰富,并且玩家不能够自选,只能随机,每个人只有三次机会。大部分系统脸的颜值都在普通水准以上一点点,但偶尔也会有玩家随机到特别丑或美的脸。


喻文州向来是锦鲤傍身,第一次随机结果就不错,他就直接用了这张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张脸在整个荣耀世界里都一定算是数一数二的美。


“这人怎么还不回城,不会是小白吧?”黄少天说。


“黄少你把别人误杀了你还鄙视他……”


“那你把他复活啊!不是正好没回城吗?”


“哦。”徐景熙回答道。


 


复活术的圣光中,刚刚躺在地上脸色发白的术士,面容渐渐恢复的生气,终于睁开了眼睛。灵魂状态中被拉回现实的喻文州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虽然不能真实还原死亡的感觉,但现在这感觉也绝对让他不舒服。


黄少天站在不远处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你是来给我送药的?”


“是的。”喻文州回答,保持着得体的微笑,他可不想随便跟人结仇,况且自己还是占理的那一方。


“那你怎么不叫我?”


“我叫过了。”


“那你大点声啊!”


喻文州简直满头的问号,这人能不能讲点道理。他拍拍长袍上的尘土站起来,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谢谢你复活我,话说清楚了我就走了。”


“欸你别走啊。”黄少天说,“对不起,我跟你道歉。骚扰我的人实在太多了,我一时间没想那么多。我不是说你骚扰我,你以后别离我太近,会触发系统警报的。”


“什么?”喻文州一片迷惑。


黄少天楞了一下,这人原来真的是小白一个吗?


“算了吧,我跟你慢慢说。”


在黄少天孜孜不倦而滔滔不绝的科普下,喻文州总算明白了一件事。原来Omega是碰都不能碰的存在。


不过这个Omega其实没有第一印象那么坏,形象不错,长得颇为阳光,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本来的样子,个子挺高,居然比他一个Alpha还高那么一些。说起话来相当有活力,性格其实也相当爽朗。喻文州不是Omega,却十分能理解眼前这位Omega抱怨的那些事实。


“索克,我请你吃东西。”夜雨声烦走在他前面,“其实这游戏这部分做得还蛮不错的,还能享享口福。不过一般吃完以后就更饿了,逼我下线点外卖。”


 


喻文州还没有享受过荣耀里的餐厅,不过如同夜雨声烦所说的,菜品看上去颇为美味,居然还真的能入口。入口的味道其实没那么真实,但也差强人意。


眼前的剑客比他想得要健谈得多,这一顿饭还没吃完,喻文州已经对荣耀的基本设定和各个职业有了不少基础的了解,还知道了一些他所不知道的冷知识。


“你为什么要选术士啊?”黄少天咬着鸡腿问道,“术士前期虽然比较好上手,伤害也高,可后面基本是个坑啊。你现在都学的是简单的咒语吧,也好记,可是后期技能吟唱的咒语都是一大段一大段的,根本没人背得下来。”


这个喻文州也知道,他在论坛里就看到过不少术士玩家的抱怨,说是比四六级单词都背得认真,还是背不下来,因为那些咒语,全都是拉丁文的。普通玩家没有学过,自然是根据教学系统死记硬背。虽然有攻略里已经出了什么速记法,但这还是妥妥的一个坎。


喻文州一点也不怕,因为他从小语言能力就超群,而他目前的就读的专业好巧不巧,就是拉丁语。


“我没问题。”


夜雨声烦笑了一声:“年轻人不要太自大啊。你有本事读读这个!”


对方从腰包里掏了半天,居然是一本技能书。那是黄少天打怪的时候掉下来的,本来准备卖掉,这会儿倒也是巧了,正好拿来泼一泼眼前这位的冷水。


只见眼前的索克萨尔放下杯子,接过那本书,然后就流利地几乎没有一丝停顿地读完了那长长的一段对于黄少天来说,几乎是鸟语的东西。


他的声音很有磁性,读起来的时候又压得低,再配上他那张美不胜收的脸,实在是堪称视听享受。


“我靠。”夜雨声烦发出一声感叹,“你不会是驴我的吧?真是这么读的?!”


“不信你可以去听官方录音。”


“我觉得……官方录音没你读得好听。”夜雨声烦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露出一个笑容,“还有你的脸是你自己捏的吗?那什么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觉得……”


黄少天觉得夸一个男人好看特别羞耻。


“不是我自己捏的,我没改。”喻文州坦诚回答。


他本人是个美人!黄少天感慨,就算是Beta我也认了。


还好我是Alpha。


系统提示:夜雨声烦请求加你为好友。


“你愿意加入我的固定队吗?”黄少天眨着眼睛问他,“我带你升级,保护你,有我罩你保证没人敢找你麻烦。快同意快同意!”


喻文州看着眼前的人一愣,虽然明白这是游戏,可太过真实的场面也让他有点晃神。


阳光从窗户里照射进来,打在夜雨声烦长长的睫毛上,他的目光有神,嘴角带笑,正紧紧地望向自己的眼睛,充满了期许,也充满了难以明说的可爱。


正好他是Omega。Alpha喻文州这么想。


 ——TBC——

评论
热度(146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