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炉重造

【十三】醉而语

【原曲】电灯胆

【填词】昼颜

【文案】

无人知我意,我似知我疯。

不过是这几抔红尘,看不透也算罢,

今宵且共举杯,不饮开怀不归。

听我言,江东美姬抚七弦,

柳妖桃面着锦缎平绣金线,

兄台我有幸,得见一二回。

肌容若凝脂,黛眉淡如烟,

寒窗数十年,绘之不得言。

最最是那娇眼,凝是露华方萃,

莫不教得浪人垂涎。

银靴踏何处,春风度我入酒肆,

买笑散千金,何妨日日耽于此。

美人在怀不甚足,有酒何幸,

慷慨论饮,金杯莫停。

汝瞧着面善,想来定是蓬莱人,

可曾踏彻苍云,携壶驾鹤西去。

自度金银不足惜,但求仙名,

客若不弃,授我以渔。

不胜感激。

天尚早莫急,干完这杯不晚,

这人间多苦,破愁须仗此物。

恰今宵有酒,且醉罢醉吧。

浊酒悬腰间,渴时赏二撮,

求仙掷万金,而今锱铢尽。

灯阑花街酒巷,问食神魔仙佛,

天地是酒入我壶中。

将息时将晓,觉来身不在酒肆,

约是昨夜饮罢,迫心复归尘世,

脂粉入清酒,饮来美甚美甚,

何日再饮,何日何日?

店家言,昨夜有痴人独酌此间,

案上盅有二,不知谁有约未至,

人去时高吟,“离恨恰如春草”,

料想此人多半有病,

多半有病。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